您的位置 主页 > 问题互联 >【台湾名店】一脚撑起夕阳产业富发牌古着鞋 >

【台湾名店】一脚撑起夕阳产业富发牌古着鞋

【台湾名店】一脚撑起夕阳产业富发牌古着鞋

「上个月大里这边的工厂倒了2间、南部也倒了2间,最近听说又有人要收;我做这行13年了,台湾起码收了50间鞋厂。」吕绍楠将车驶进一家配合了6年多的鞋垫厂,不到10位工人,正熟练地进行製鞋加工。

 

摆摊兼差 力扛家计

跟着吕绍楠从彰化伸港到台中大里拜访厂商,他拿起一只橡胶鞋底闻了起来:「我很喜欢闻橡胶味,鞋底用料纯不纯,我用闻的就知道,有其他添加物的,味道闻起来不一样。」

儘管成了台湾最大本土鞋品牌,富发牌坚持不开分店,只有一家台中逢甲总店。

今年37岁的吕绍楠,2004年沿用母亲在逢甲夜市摆摊卖鞋的店名,成立「富发牌古着鞋」,专卖台湾製造的各式鞋类。只有一间直营店,靠着70多家的经销商,去年卖出了50万双鞋,海外经销遍及新加坡与马来西亚、日本等国,年营收1.3亿元,是最大本土的台湾製鞋品牌。

60年代,台湾中部曾是製鞋工业的重镇,全盛时期,年外销量达1亿双鞋,但这座足以养活数十万人的製鞋王国,20年后却因人力成本提升、产业外移而没落。

吕绍楠的父母亲年轻时都在鞋厂工作,父亲是捆工包装,母亲李碧花则负责车缝鞋面、剪线头,后来鞋厂无预警外移倒闭,家人辗转在逢甲夜市开富发牌鞋摊卖鞋。

其实,吕绍楠所学跟製鞋完全无关。吕绍楠大学念的是劳工安全卫生,加上当时台湾製鞋业开始没落,他退伍后在友达中科厂上班,「我22岁开始工作,月薪4万2千元,但没多久小孩就出生了,是一对双胞胎…我老婆没在工作,单薪家庭钱不够用,我看我妈在卖鞋子,就去批了拖鞋摆摊兼差。」

当时吕绍楠早上7点起床到友达上班,下班后,晚上7点又去逢甲屋台街商场兼差摆摊,吕绍楠笑说:「那真是ㄍㄧㄥ着做,有时晚上都忙到12点。」

 花布茄芷 复古吸睛

期,吕绍楠卖的是跟人批发来的、一双100元的拖鞋,「拖鞋的利润很好,一双可以赚40元,但拖鞋有季节性,我之后就改批布鞋来卖。」蜡烛两头烧的兼差做了1年多,存了2万多元的吕绍楠开始去逛布庄找布,试着做自己喜欢的鞋子。

「我是做鞋子后才开始逛老布庄,因为我很喜欢看材料、布料。」吕绍楠难掩兴奋:「你知道吗?台湾有很多老布庄的布都是独一无二的宝贝,只是没人把它当成商品,再做成成品销售。我去剪了一些台湾特色的客家老花布做鞋子。」吕绍楠找上开製鞋厂的亲戚帮忙生产,以客家花布做了100双布鞋,并将早年台湾人上菜市场买菜的茄芷袋(网袋),做成装鞋提袋吸睛,成立「富发牌古着鞋」,在逢甲夜市试水温。

富发牌以客家花布鞋打开知名度,因老布庄凋零,花布鞋的数量也跟着稀少。(590元/双)吕绍楠把玩着橡胶鞋底,他用鼻子闻,就能闻出鞋底用料纯不纯。

拿出一双客家花布製成的童鞋,鲜豔的大红底色衬上粉色的花朵虽抢眼,吕绍楠却苦笑:「市面上没有人会用花布做整双鞋子,鞋子做出来很有特色,但我搬了一张板凳坐在屋台街顾摊,从晚上7点到凌晨12点,1个月营业额才2、3千元,我常常等于没开市。」

所幸摆路边摊无需店租,靠着客人口碑介绍,摆了2个月,吕绍楠终于卖掉第一批鞋。业绩看似不佳,但他发现,由于可全程掌控製鞋流程,1双390元的鞋子,实赚近200元、利润丰厚,半年后他便辞去友达的工作,决定创业卖鞋。

 

楦头合脚 平价行销

「我去便利商店把所有讲创业的书买回来看,里面有个案例是一位50岁的银行经理,为了圆梦开咖啡厅,鼓起勇气离开金融圈创业。我觉得,50岁的人都有这种勇气,我才20几岁,怎幺连创业的勇气都没有?」

从高科技转入被视为夕阳产业的製鞋业,出身鞋厂的父亲率先投下反对票:「我爸说,这已经很传统的产业了,怎幺还想做?在友达不是很好吗?」吕绍楠说:「我想如果卖鞋1个月能赚5、6万元,够维生就好,万一鞋子最后还是做不好,我有劳安的甲级证照,顶多再回去做劳安。」

母亲李碧花则信心满满:「他爸爸希望他去友达,但我认为他只要想清楚就好。刚开始他1天卖不到3双,我一直鼓励他,戏棚下站久就是我们的。」

李碧花(右)因鞋厂外移,辗转在逢甲夜市摆摊卖鞋,养活一家5口。(吕绍楠提供)吕绍楠(左)的母亲李碧花(右)26年前卖鞋,店名即「富发牌」,至今她仍每天在店里帮忙。吕绍楠(右)除充当富发牌脸书小编,有时也在仓储物流协助出货。

创业头2年,吕绍楠观察,占据台湾休闲、运动鞋市场的,多是国际一线品牌运动鞋和帆布鞋,但欧美品牌的鞋子楦头偏窄,不适合东方人脚型。

2008年,吕绍楠透过父亲认识台中、彰化一带的老鞋厂,自行开发模具製鞋。此外,他也跑遍全台老布庄找有特色的台湾花布製作休闲鞋,原本因产业外移已奄奄一息的製鞋厂和布庄,又因富发牌重新忙碌起来。

「鞋子好穿首先楦头要符合脚型,鞋底要软。」吕绍楠开发出更宽更软的楦头,不仅符合东方人脚型,还找来替国际一线运动品牌生产橡胶鞋底的工厂合作,开发弹性鞋垫,合脚好穿加上平价行销助力,富发牌最贵的鞋子一双仅790元,隔年便卖出1万多双鞋。

尤其与同价位的中国製鞋款相比,富发牌使用的橡胶品质更纯、没有恶臭味,让富发牌寻得生机。吕绍楠还透过当时最流行的网路平台「无名小站」并开设官方网站行销,主打全台湾製造的鞋款,逐渐吸引批发客和学子目光。

 

台湾製造 传产续命

「今年光开模具,我就投了300多万元,以平价鞋来说,我们算是很敢开模的。」吕绍楠解释,一套模具18万元,成人鞋要做6个尺寸,童鞋则是9个尺寸,但开模的风险高,以新模具製作1千双鞋推估,若销量不如预期,未来也不会再用相同鞋模,投资等同报废,本土品牌少有人愿意投资开模。

「早期台湾布庄生意好,是因为顾客会买布回家做枕头、棉被、窗帘,现在谁去买布回来加工呢?」吕绍楠举例:「1尺布30公分,台湾的老布庄1天可能都卖不到一尺,可是台湾布料的染整以及印花技术很强,早期国际鞋厂的布料都从台湾出口,我就想从源头开始都在台湾做。」

「如果鞋底、鞋垫这些製鞋前段加工不留在台湾,后段鞋盒、包装、吊牌更不可能在台湾,这些厂可能就倒了。」目前与吕绍楠配合的针车、裁断师傅全台有5百多人,大多已50、60岁,一双古着鞋意外为夕阳产业续命。

80年代,台湾製鞋业大量出走,富发牌的一双古着鞋,意外为夕阳产业续命。富发牌的鞋款从上游的纺织,到末端的鞋盒,都在台湾生产。

採访间,吕绍楠多次提到对台湾产业断层的忧心,他也常充当富发牌的脸书小编写到:「买一双本土台湾製造鞋子,很多相关产业是连带受到你的照顾!布料、内里布是台湾织女故乡和美纺织厂、鞋带是台湾彰化伸港、鞋盒是清水专门加工生产、鞋底是丰原工厂生产的,连小小的标籤贴纸都是台湾大里印刷厂…」

如此用力号召网友用新台币爱台湾产业,一切都来自对母亲早年被裁员的不捨。吕绍楠说:「我念幼稚园的时候,我妈的工厂突然外移到中国去,那幺大一间工厂,台湾的工人一瞬间都被厂商抛弃了。」

吕绍楠回忆:「我妈做了8年多,突然大家不到30岁都失业…他们去菜市场卖西瓜、卖玩具,后来才开始卖鞋子,当时生活真的很苦。」

 

开放经销 遍及海外

「这几年鞋厂、布庄只有收,没有新开,以前帮我做茄芷袋的厂也倒了。」吕绍楠无奈地说:「製鞋链一断层,要想把这些人聚回来、组工厂,根本没那幺容易,我做的,就是给传统产业一个平台生存。」

2008年,打出知名度的富发牌,开始有经销商找上门批发,吕绍楠也乐得合作,「台湾的市场就这幺大,只靠内需不太能活,日本、泰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,他们都主动来找我批发鞋子。」

富发牌大事记。因应简约风流行,富发牌推出素色款的花布懒人鞋抢市。(590元/双)方便穿脱的懒人鞋,是近期富发牌的热卖款。(590元/双)

不过,吕绍楠近年已鲜少製作客家花布鞋,「很多有花布的老布庄都倒了,加上现在流行走简约风,太花的鞋子没人穿,我们现在也开发机能性布料,让鞋子更轻薄、透气。」

如今,富发牌已是国内最大本土的台湾製鞋品牌,遍及海内外的经销商共七十多处,但除一家台中逢甲总店,吕绍楠迄今坚持不开加盟店,「开店要有很多资金,我希望你手上有一点钱就能来找我批发鞋子、做生意,这样台湾的製鞋产业才能活下去。」

把玩着手中的橡胶鞋底,他习惯性地又闻了闻手中的鞋说:「你看这个鞋底的弹性这幺好,可耐折、耐磨50万次。我希望让人了解,原来这块土地上,还有人很在乎台湾的产业,在努力地做这样的东西。」

 

顾客这幺说台北 陈先生。

我88岁了,富发牌的鞋子很好穿、很耐穿,我穿了好几年,穿得很习惯,像出门要骑机车,我一定都穿他们家的鞋子,因为鞋底很止滑,走路比较稳,骑车脚踩在脚踏垫上,连下雨天都不会滑。

  上一篇:   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