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主页 > 问题互联 >【台湾名店】夜市小贩变冰沙大王墨力国际 >

【台湾名店】夜市小贩变冰沙大王墨力国际

【台湾名店】夜市小贩变冰沙大王墨力国际

「来宾155号!」儘管天气转凉,「乔治派克」台北ATT 4 FUN店的排队叫号声却没有停过,主打现打鲜果冰沙,光是单店单月营业额就能冲到百万元,而这个品牌,仅是老闆柯梓凯餐饮版图中的6分之一。

以台湾水果和茶叶为主打的一芳水果茶,2016年还吸引中国与菲律宾业者加盟。(60元/大杯)2013年创立的牧岛烧肉,是柯梓凯首次从茶饮跨足餐厅的尝试,主打均价1,000元的双人套餐,首月就获利。(和牛套餐2,780元+10%/套)

拥有乔治派克、「一芳水果茶」和「佳佳牛乳大王」3家茶饮店、轻食「乐昂咖啡」、日式「牧岛烧肉」与韩式料理「澄川黄鹤洞」等6个品牌,年仅33岁、气质斯文的柯梓凯说,自己的兴趣是创业开店,想赚钱的念头从小就萌芽。因为他的祖父母都务农,父亲和母亲则在马达及鞋子工厂当工人,家境并不富裕,国小的他就明白赚钱的重要。

 

存创业金 日兼3份工

他举例,国中时,妈妈工作的地方邻近滑板车工厂,因此认识里头员工,让他能以较低价格购车,再以市价转卖同学,「钱教会我做生意,当时赚了3,000元,就像中了乐透。」

曾经摆地摊卖衣服、在手摇饮料店打工,丰原庙东夜市充满柯梓凯(中)年少时的打工回忆。

生意经无师自通,柯梓凯很有成就感,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料,早早立定目标创业。读五专时,积极打工存钱,务实的个性,也是太太王俞乔欣赏的原因,「交往第1个月,他就认定我是结婚对象,把打工薪水袋,原封不动交给我,说:『妳保管。』」

神似郭雪芙的柯太太,首次在媒体曝光,她回忆大儿子出生时,正好颱风来袭,刚退伍的柯梓凯探完老婆小孩,还得冒着风雨在凌晨送报纸。当年他为了想半年存20万元创业,1天兼3份工,白天在火锅店,晚上在家夹报,王俞乔说:「广告纸很薄,我们夹到手都割流血,因报纸量很大,连阿公、阿嬷都帮忙,刚出生的小孩就用脚推着摇。」

卖车展店 差点闹离婚

想让家人过好日子,2006年柯梓凯夫妻以过去打工学过的茶饮,在丰原庙东夜市摆摊车创业,半年后在人称「饮料一条街」的丰原南阳路,创立乔治派克首家门市,但当时没有名气,茶饮没特色,卖不过知名饮料店,整整半年都亏钱。

太太王俞乔(左)是柯梓凯(右)人生和事业上的最佳伙伴,平常低调不接受媒体拍摄,希望把舞台留给先生。

无计可施时,他想到帮人种水果的祖父母,只要遇到穀贱伤农,总是没收入,他灵机一动,把鲜果做成现打冰沙,也打出差异化,靠着积极到办公大楼门口送试喝,业绩渐渐有起色。

生意刚起步,存摺里剩不到2万元,柯梓凯却发现,庙东夜市精华地段有店面出租,于是他瞒着老婆卖车子,签下月租10万元的店铺,开设乔治派克第2家门市,王俞乔现在回想仍余悸犹存,「我吓到,想说哪有钱付租金,下个月还要发薪水耶,车子卖掉,小孩生病要看医生怎幺办?但他很坚持,我气到差点要离婚!」

不过,事实证明柯梓凯眼光的确精準,夜市人潮很快带来钱潮,乔治派克因此站稳脚步,2012年开放加盟到50家店时,他的创业细胞又开始蠢蠢欲动。因为爱去日本吃烧肉,当时台中又少有人做,他请了专业主厨开日式烧肉店。

茶饮餐厅 2年8品牌

称当时自己是超级门外汉,「预计800万元开店,结果花到1,200万元,大家都看衰,认为连成本都算不出来,怎幺可能成功。」但也因为外行,第1间烧肉店筹备期拉长到8个月,让他有时间不断试菜改进。

有别于「高价单点式」和「便宜吃到饱」,2013年创立的牧岛烧肉,主打平均1,000元的中价位双人套餐,提供多种肉类和海鲜组合,其中包含M5等级澳洲和牛,及Prime等级的美国安格斯黑牛,开店第1个月就获利。

茶饮跨足餐厅的首战,柯梓凯打得漂亮,同年,他连开主打早午餐与甜点的乐昂咖啡,以及以部队锅与铜盘烤肉为主角的澄川黄鹤洞,2年内开了8个餐饮品牌。展店之快,有时连太太都拉不住,王俞乔爆料:「有一年,旗下品牌江原庆白菜(韩国烤肉专卖)冲太快,2个月内,北、中一次开3家,我太紧张,怕教育训练跟不上,但他就要快,那次真的在办公室大吵,我还摔东西。」

西进大陆 推分红奖励

但柯梓凯解释他的快策略,「容易被複製的产品,展店比较快,因为要优先建立品牌知名度,不容易複製的比较慢。」至于多品牌的广角经营,当时他单纯认为,品牌多的话,方便一起进驻同个商圈或商场,如果该商场已经有同性质品牌,「牧岛就算进不去,但我的义大利麵和饮料可能进得去。」

只是快速发展也曾让他尝过失败苦果,2014年创立的手打汉堡「奶油威力」,因为选点在停车不易的学区,加上中阶价位,同时流失学生与家庭客群,让他赔了1,000千万元,也宣告作收。另外,江原庆白菜、查查路与麻三里也于2017年结束。「创业过程中,成功和失败本来就一半一半,需承担风险,最重要是学到教训。」承认奶油威力的评估不够审慎,现在柯梓凯的快,更精準。

不再横向快速地1次开多个品牌,今年3月他创立水果茶饮店「一芳」,主打水果和茶叶全都MIT,再加入自熬果酱增添浓郁滋味,成为今年拚西进的主力品牌。「西进大陆,我们会锁定较有潜力和差异性的一芳和牧岛先展店观察。至于其他品牌的开店数,台湾不会多,未来我们把量放在中国,因为中国人口多、市场大、消费力高。」

柯梓凯的祖父(右)、祖母(左)皆为农民,因为以前奶奶常拿自己种的凤梨回家煮茶,让他萌生卖水果茶的念头,也以奶奶的名字「一芳」,作为品牌名。(柯梓凯提供)2016年3月,柯梓凯将一芳水果茶首间门市,开在自己创业起家的丰原庙东夜市里,木质装潢加上复古窗户,氛围很有文青风。柯梓凯强调,「一芳」自己榨汁、熬煮果酱,加入茶饮,风味比一般水果茶更浓厚。上班族李小姐每隔2~3天就会到一芳买饮料,最推荐水果茶。「里面有蛮多水果,不加糖也好喝,因为水果味很浓郁。」

2016年4月,他在上海成立办公室,开放一芳加盟不到4个月,已经开出9家店。他也坦承,台湾人在中国开店,连租金都被开得特别高,甚至洽谈商场合作,还得透过商场仲介,每层都要打关係,因此去年底开幕的上海牧岛,他选择与当地人合资。

最重要的品质管理问题,他派4个台湾干部管理中国一芳和乔治派克,6个干部在上海牧岛成立大中华区训练中心,「未来每开一间店,这些干部都能分红,甚至业绩好,他们也有奖金,等于是乾股,如果他们愿意投资,也有部分股份开放。」

干部被挖 鼓励齐创业

对待一起打拚的员工,柯梓凯从不吝啬,跟了他8年的一芳品牌经理林柏林说,老闆其实很感性,他在乎每个员工的想法,有时候因为公事对员工凶一点,还会担心对方心情不好,「他很惜情,所以我才做那幺久。」

印象最深刻的是4年前,企业规模还只有乔治派克,内部员工出走创业,将高阶主管全数挖角,林柏林回忆:「他心痛也很感慨,我还看到他难过落泪。」如今柯梓凯已经看淡,「这是餐饮业的宿命,毕竟入门容易,我出去演讲,都鼓励别人创业,怎幺能挡住员工?」

每一季,柯梓凯(左)都会和相关主管试新菜色,不断推陈出新,是他不怕被模仿的关键。

现在,他常鼓励员工提出创业意见,「有机会可以一起投资,单打独斗不容易,现在大家讲狼性,好几只狼可以打赢一只狮子。」他举例,曾有某位主厨被挖角后回锅,想开日式丼饭店,他告诉对方:「如果你开店钱不够,我可以投资占多一点,这品牌就让你管。」对主厨来讲,薪水不会减少,又能圆创业梦。

当老闆,柯梓凯的分数可能很高,但身为丈夫,柯太太忍不住吐槽:「他真的不及格,太忙也不浪漫。」她说,有一次,夫妻俩开车一起北上开会,说好不聊小孩和公事,只聊彼此,「他说好啊,结果,我们一路2个小时都没有对话…」

事业拍档 夫妻互分工

但在事业上,柯太太肯定,2人绝对是彼此最好的伙伴,因为两人事业心都重,王俞乔至今仍在公司负责行销和品牌设定,柯梓凯也不愿她回家照顾3个小孩,「他觉得我在工作上能帮助他非常多,他没有我也真的不行。」王俞乔说完,眼角露出微微笑意。

儘管2人在公事上常常意见不同,说起目标,口径绝对一致,想拚上市柜的路还在走,但有彼此互相扶持,就算偶尔跌倒都能坚强以对。

  上一篇:   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