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主页 > 问题互联 >亲爱的 你可以不勇敢 >

亲爱的 你可以不勇敢

亲爱的 你可以不勇敢

「为什幺是我?」应思聪说。

「可能是因为⋯⋯你比较勇敢吧。」一旁社工乔平说。

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中,乔平回的这句话很多人说歎为观止。我本来也觉得这根本神回,可是昨天有个朋友看到贴文之后跟我说了另外一个心声:「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勇敢?」

他相依为命的父亲,在他22岁那一年重病末期,由他亲手签下手术同意书「结束」父亲的生命,那天之后,他连离开家都很困难,夜醒、噩梦、常常梦见来不及把父亲从水里面救起来的画面、也梦过自己亲手用枕头把父亲闷死⋯⋯

「有几次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经坐在女儿墙上了。我真的不知道为什幺事情会变成这样⋯⋯可不可以不要是我?我可不可以不勇敢?」他说,我在手机前不知道怎幺回⋯⋯。就我所知,他后来数度进出医院,然后经常责怪自己,身为一个「男子汉」,为什幺这一点小事他都撑不过?他最糟糕的那段时间,我常常都在怀疑医院临床心理师跟他的会谈到底都在干什幺吃的(这个感觉也很正常,是家属或朋友常有的迁怒),可是到他出院,甚至现在终于会说这句话(我可不可以不勇敢),我才终于明白,长年以来要他「像个男人」的严父离开,对本性阴柔的他来说心情有多複杂,他心里可能想:

-我终于可以离开父亲的控制了

-可是以后再也没有人愿意控制我了

-我终于可以不用像个男子汉了

-可是不像个男子汉我可以像什幺?

-而且是我亲手杀了父亲的

-我只剩下一个人了

-这幺糟糕的我怎幺不去死一死算了

可以软弱也没关係

自责、失落、解脱、寂寞、无力、失去定位感⋯⋯可能还有很多很多我没有办法想像的感受,尤其是在他父亲走后那段日子,亲戚朋友都叫他「坚强、不可以让爸妈失望」我真的很难想像那段日子他是怎幺熬过的。

「不想勇敢的时候,就组钢弹吧。」我记得有一次我去医院探望他的时候,我实在是不知道要做什幺(哇金憨慢攻威,尤其是面对情绪),所以就拿我想要做的事情去 #请他陪我做 ,我还记得那时候带的是复刻版的F91,因为不能够斜口钳,直接用手扳,所以弄起来汤口都丑丑的,我离开的时候只完成了上半身。

「跟我的人生一样。」他说,「但还是很强啊!虽然有时候软软的。」我说,捏一下关节的灰色PC零件(比较软的部位),然后我们两个都笑了。

我曾听老师说,在亲人过世之后,有的人会在潜意识里面活得跟那个死去的亲人的个性很像,用来怀念他;有的人会刻意和那个死去的人作对,来作为一种「被丢下」的报复,但不管怎幺做,那个已经离开的人其实从来没有离开,变成某一种印记在你心里面住下来。

.

「不想勇敢也没关係,不过在那个时候,记得找人陪你。或者来我家打只狼,满足你想死的慾望。」最后我说,我还是没有办法很自在地说出「我陪你」三个字,然后觉得很尴尬赶快转移话题。

「诶我说真的,你在医院那段时间心理治疗都在做什幺啊?」

「我忘记了,都那幺久了。大部分的时候都只记得吃药昏昏沉沉想睡觉,那时候都不知道活着是为了我还是为了医院里面那些人。但幸好我活过来了,才能做我想要做的事(他现在在开手作课)。⋯⋯啊,想起来了,有一次我拼命想要好起来跟正常人一样,可是越拼命、心情越闷,超挫折。结果那个心理师跟我说了一句话我哭超久,他说:没关係,可以不用那幺努力。你已经很勇敢了。」

难怪我上次去他家的时候,那架F91躺在他用飞机木特製的小床上,盖着小棉被,整个超萌。

「靠,你手也太巧了吧!」我说。

「哈,它提醒我累了的时候就躺一下」他说,虽然心里面常常还是会冒出那个「要勇敢」的声音。

累了,就休息一下吧

面对生命的各种无常,勇敢并不是唯一答案,毕竟有些时候令我们痛苦的并不是疾病,而是心里面那个「不许软弱的声音」。

嘿,你知道吗,你可以不勇敢噢,也可以不用再努力让自己更勇敢。因为你能够走到今天,你已经比很多很多人都还要勇敢了!(或许这才是乔平那句话的意思)

你知道吗,勇者是被选中的。你并不是因为多努力、多加油,才变得勇敢的。而是因为你本身,就是一个勇敢的人。就算不拼命让自己变好,你也已经够好了。

注解

[1]图片由结果娱乐提供,翻摄自「我们与恶的距离」

[2]本案历经当事人同意并修改模糊之后无可供指认之虞

海苔熊


  上一篇:   下一篇: